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夜雪

如夜里的雪,无声无息

 
 
 

日志

 
 
关于我

如夜里的雪,无声无息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别是一般滋味 (小小说)  

2015-01-08 15:47: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夕阳越来越低,越来越红了;映在滔滔而去的江面上,仿佛一小团一小团跳跃的火苗似的,但是看上去却是冷冰冰的。秋风一阵紧似一阵吹来,他禁不住浑身颤抖。默然回首看看身后,城市里的路灯已经开始亮了,寂寞的放射着一点点黄晕的光亮。远远近近的高楼上,也是灯光点点了。他的眼里顿时流露出深深的渴望,随即是无穷的无奈和似乎永远倾诉不尽的悲伤。因为这座他生活了将近六十年,近乎单枪匹马奋斗了十几年的城市已经无情的抛弃了他。确切的说,他的老婆、儿子已经把他赶出了家门,净身出户了。

不过,也不是净身,他还带着一个包裹,里面装了他的一部分衣服。这个包裹就是他现在全部的财产了。

看了看脚边的包裹,他慢慢的伸出手理了理如霜的乱发,几根花白的头发随手落了下来。他还没看清楚,已经被一阵冷冷的秋风吹走了。他知道开始谢顶的头上已经没有多少头发了。

他想流泪,很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但是他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男儿有泪不轻弹,即使到了伤心时。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转着,他就是控制着一直不让泪水流出来。因为将近花甲子的他清清楚楚的知道,此时的泪水根本换不来老婆孩子的丝毫同情,痛哭只会让自己更加丢脸,只会让老婆孩子更加看不起,更加得意。

前天,打了将近一个月的离婚官司终于有了结果,自然是作为被告人的他败诉,彻底的失败了。法庭判决他净身出户,家庭所有的财产归老婆孩子所有,因为他是过错方。正因为他的过错,老婆才在儿子的鼓动、支持下坚决起诉离婚的。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说不出来的窝囊,说不出来的愤怒。一个多月以来堵得慌的心里,堵得更加厉害了,堵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想不到殚精竭虑、苦苦谋划终于创下一份价值数百万的家业后,转眼间自己竟然成了过错方,这口气他如何咽的下去?但是,照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摆着,他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啊!他体会到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滋味了!

看着波涛滚滚的江面上,夕阳的残红已经消失了。愤怒里也带着丝丝不舍的他又回头看了看灯火越来越多的城市,往日的艰辛仿佛就在昨天。

十多年前,他所在的市食品厂因为高额债务宣布破产,他和几十名工人一夜之间就成了一无所有的下岗工人。作为食品检验师的他经过了几天痛苦的思索,以及厌恶了在家里老婆嫌他下岗没钱无休无止、无事找麻烦的吵架,他决心承包已经破产的食品厂。因为他知道,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副食品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充满市场的各类食品就是最好的说明。再说了,这家食品厂创办时,他就是其中一员。食品厂的兴旺发达,他十分高兴;食品厂走入低谷直至破产,他是发自内心的痛苦啊!几十年来,他对食品厂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他自己也很自信,他有能力把食品厂办好,因为他知道食品厂倒闭破产的根本原因。

天下的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刚刚承包食品厂时,真是百废俱兴。精选工人,更新机器设备,确立管理的一整套制度章程,无一不是出自他一人之手,新厂的一切都浸透了他的汗水心血。食品厂正式投产时,他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尽管如此,疑神疑鬼的老婆还是经常在他回家时审问他是否在外面搞女人,有时候忙的没回家老婆甚至闹到厂里。他觉得这事非常不可理喻,反复解释也没有效果。不过,他自己只有一个信念,身正不怕影子斜。为了自己的孩子、为了当初一起上班的弟兄们,这个厂只能办好,而且必须办好。

第一年食品厂虽然运行正常,但是产量还没上来,市场还没打开。年底时,他劝说大家,已经打好了基础,明年一定争取盈利。

见他辛辛苦苦忙到年底毫无收益,老婆和他大吵了一场,以至于他的年都没过安稳。令他伤心和不解的是已经二十岁的儿子也不理解他,说他无能。

以后,在他的努力下,食品厂的产量稳步上升,同时一步步的打开了市场。工人们的日子都好了,他一家四口更是在别人赞叹羡慕的目光里从不足四十平方的筒子楼里搬进了独户独开的三层楼别墅。外人看来,他的一家,特别是他现在风光无限了。可是,他的日子却更加难过了。老婆的口头禅是男人有钱就变坏,闲在家里的老婆不定时的打他的电话,打他的手机,让他烦不胜烦。

有时候,他正在开会,老婆打来电话查问;有时候,他正在外面洽谈业务,电话不识时务的常常响起;搅得他受尽了讥笑,搅得他心烦意乱,怒火万丈。

谁知一提出离婚,老婆闹得更凶了,更加确认他在外面已经有了女人。一直在家里无所事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儿子因为多次向他提出要求到厂里去管账,他知道儿子根本就不是那块材料,就直言规劝,一直不答应。儿子为此心里极为不满,久而久之竟然十分痛恨他。此时见父亲提出和母亲离婚,自然地站在母亲一边,确认父亲在外面已经有了年轻女人。但是,一直找不到证据。

想想自己真是糊涂。他提出离婚实在是受不了老婆的恶气,想清静清静,过过安稳日子。真想不到啊,竟然落入了一个可怕的色情圈套。

一个多月前的一个晚上他回家后,老婆破天荒的没找他吵架,儿子谄媚的讨好他,陪他喝酒,说自己想通了,今后一切听他的话。

酒量颇好的他不知不觉就啥也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睡在一间陌生的房子里,身边还睡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年轻女子,他立刻懵了。

当天,老婆儿子的脸就如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了,说他在外面嫖女人起诉离婚。尽管他多次十分恳切的解释其中必有原因,发自肺腑的诉说自己一惯正派,但是老婆儿子不依不饶,法庭讲究的是证据。最终判决他是过错方,净身离家。

判决后看到儿子得意洋洋的神色,他慢慢的明白了,正常的离婚他会得到一半家产的,自己是过错方则一无所有。自己是不小心掉进了陷阱,现在说啥都没用了。

天边只剩下丝丝晚霞的余晖了,阵阵秋风里他宛如一茎霜打过的荷叶。茫然的看看江面上,偶尔可见一两只鱼儿跳起来,那些鱼都在逆流而上,向上游而去。他忽然想起来了,这是马哈鱼,每年秋季的时候,在这里都可以看到老马哈鱼不远万里历经千辛万苦从海里回来,到了这条江里逆流而上,回到当初出生的地方产卵,孕育下一代。产卵后的老马哈鱼就筋疲力尽,黯然走向生命的尽头。

我不就是一条马哈鱼吗?一股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始终缠绕在他心头。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